首页 > 冥君幽颜

第2章 轿震

冥君幽颜 冥君幽颜
哪有人出嫁乘坐白色的轿子?
杨佑宁越来越觉得不对劲儿,脚下步子一顿,玉儿雀跃的声音响起,“小姐,好漂亮的花轿,你瞧那大红的灯笼多好看,奴婢也就是沾了小姐的福气,才能见识到这样的排场。”
“……大红色?玉儿,你说灯笼是什么颜色?”
“?”玉儿一愣,转头看着她,“大红色呀,小姐你怎么了?”
杨佑宁盯着玉儿看了几眼,又看了看那轿子,明明是白色的,灯笼也是白色,怎么到了玉儿眼睛里,就变了颜色?到底是玉儿眼睛出了问题,还是她的眼睛出了问题?
“我看到轿子跟灯笼都是白色的,轿夫也穿着白色的衣服,不像喜服,倒像丧服。”
“呸呸呸!小姐,今天可是你大喜的日子,怎么说这么晦气的话?明明都是红色,多喜庆的颜色。”
杨佑宁还想说什么,孙嬷嬷走过来,厉声打断了她要说的话,“别说话了,都要上花轿了,话多不吉利。”
说着便将玉儿推到一边,接过杨佑宁,整理了一下她的盖头,将她推进了轿子,“九小姐,这新人盖头可不能揭开,路上不管发生什么,只当没听到便罢,到了太子府,老奴自然会告知小姐。”
杨佑宁点点头,并未搭话,心里充满了疑惑,到底什么情况?
轿子走得很缓慢,杨佑宁越发觉得奇怪,嫁衣不让穿,却给她盖上盖头,还不让说话!心里总觉得怪怪的,是她有问题吗?为什么感觉所有人都怪怪的?
最终,她还是拽下了盖头,反正轿子里也不会有人看到,可盖头拿在手里,她却愣了一下。
纯黑色的锦缎上用金丝线绣着一条栩栩如生的鳯凰,周围还有祥云的图案。
图案的寓意倒是不错,可这纯黑的颜色,却是死人盖的。
到底发生了什么?她现在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,为什么周围的一切都这么怪?
“小姐,小姐!”
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杨佑宁急忙看过去,却看到虚空中一张模糊的脸,正是她的贴身丫鬟玉儿。
此刻玉儿头发凌乱,浑身湿哒哒的还有一股腥臭味,一直低着头,有液体吧嗒吧嗒的往下掉。
杨佑宁低头一看,却见地上一滩血迹,正是玉儿脸上流下的。
“玉儿,你怎么了?”杨佑宁急忙问到,伸手就想拉住玉儿,却无论如何都够不到她。
奇怪的是她并不害怕这样的场景,只是担心玉儿。
“小姐,玉儿死的好惨,你要为玉儿报仇,小姐,你千万不要嫁进太子府,太子早就死了,你一定要逃跑,小姐——”玉儿一边哭一边远去,伸长了手想要抓住她。
“玉儿,玉儿!”杨佑宁伸出手,想抓住远去的玉儿。
“蠢货!”
黑暗中,一道冰冷不屑的声音响起,玉儿尖叫了一声,嗖的一下就不见了,紧接着眼前出现了一个模糊的人影,身材修长高大,一袭黑色镶金的长袍,可无论她怎么努力的睁大眼睛,都看不清来人的脸。
杨佑宁皱了下眉头,心中满是困惑。
“你是谁?”
没有人回答她,黑影却来到了她身边,冰冷的寒气从耳边拂过,杨佑宁本能的想要伸手阻挡那个人的靠近,却发现自己浑身僵硬无法动弹。
“你到底是谁?请出去,否则我喊人了。”
然而那人不仅没有回答她的话,反而在她身边坐下,抬手覆上她的腹部,轻轻的抚摸着,“身怀六甲还敢嫁给太子,胆子够大。”
杨佑宁心里一惊,这人怎么会知道她身怀六甲?尽管心里有疑惑,但她也不会对一个随意闯入她的花轿中的男人承认什么,随即对着外面喊了两声。
“休得无礼,快放开我,玉儿,孙嬷嬷。”
然而外面却一点儿动静都没有,反而是身边的男子,似乎被她的行为激怒了,伸手将她抱坐在腿上,脸对着她的脖子,尽管看不到,却能感觉他呼出的气体都是冰的,沿着她的脖子灌入衣服里,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。
杨佑宁气得红了脸,“你到底是谁?竟如此轻薄于我,可知我乃当朝太子妃,若是让人知道了,你十个脑袋都不够砍,快点儿放开我。”
然而她的话音一落,却听到了男子的嗤笑声,杨佑宁更生气了,挣扎着想要逃脱,可身体却完全不受自己控制。
“肚子里怀着本尊的孩子,还想嫁入太子府?看来你是真的忘记了。”
“!”杨佑宁大脑嗡的一声,“你的孩子?你到底是谁?”
原来肚子里的孩子竟然是这个男人的!可她为什么一点儿印象都没有?他说她是真的忘记了!难道她真的忘记了什么吗?
“你到底是谁?别装神弄鬼的吓唬人,我不怕你!我肚子里也没有孩子,你马上离开。”一个连真面目都不敢示人的人,肯定不是好人,就算肚子里真的有孩子,她也会想办法弄掉,更不想再跟这个男人有任何牵扯。
可是她的想法刚刚结束,那人突然抬手掐住了她的脖子,阴森森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“本尊警告你,你若是敢打肚子里的孩子的主意,本尊就让你还有你整个杨府陪葬,记住,孩子在你在,孩子亡你亡!”
杨佑宁被掐的喘不过气来,只能恨恨的瞪着那个人,尽管看不清他的脸,可她还是一直瞪着那张模糊的黑影,以表达自己的决心。
卡着她脖子的手劲儿不断加大,杨佑宁呼吸越来越困难,却丝毫没有妥协的意思,僵持了片刻,那人最终放开了手,“哼,骨头挺硬。不过没关系,本尊不介意让你认清事实。”
认清事实?杨佑宁还没明白是何意思,便感觉一只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,一路往上游走。
“你,你这个登徒子,快放开我。”杨佑宁气得大叫。
然而男人根本就不在意她的话,不仅没有停手的打算,还得寸进尺的往下探去,“虽然这地儿是狭小了点儿,委屈了本尊,不过,也许别有一番趣味。”

热门小说推荐

只愿今生伴随你

只愿今生伴随你

我无论如何也没想到,张江竟然会背叛我。不仅如此,他竟然还想着跪下道歉就完事了。凭什么?凭什么男人犯错

田罗舒 莫文泽
医色生香凌岳 叶月秋 曾以深情共白头 惟愿此生共白头唐心瑶 夜井辰 铁拳争锋萧云龙 柳如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