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婚过去后

第1章 破碎婚姻

婚过去后 婚过去后
“景庭,我洗完了,你要现在去洗吗?”想到马上要发生的事,木栀晴不禁脸红了红,有些不敢看他的眼睛。
“嗯。”陆景庭淡淡的回了声,雕刻一般完美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甚至没有看她,径直走向浴室。
望着他的背影,她的心里心里有些失落。以前他们在一起的时候,他的目光总是停留在自己身上的。今天自己还特意穿上在网上淘的性感睡衣,可是他竟然视而不见。
而且不知道是她的错觉,男人的心里好像藏着事,刚才对她说的话都有些敷衍。随即她赶紧摇了摇头,有些好笑自己。
都说女人一般会有婚前恐惧症,她难不成反了,是婚后恐惧症?
“嗡嗡……”桌子上传出手机震动的声音,她以为是自己的手机就走了过去。
浴室的门突然被打开,她扭过头,陆景庭下身只围了一条浴巾遮挡住了重要部位,上身一丝不挂,静窄的腰,身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,莹莹的水珠附着在古铜色性感的腹肌上。
她一时看呆了,视线直直的停留在他的身上,虽然之前也见过男人的裸身,但是每次都忍不住脸红的厉害。
男人轻哼了一声,唤回她的遐想,绯色迅速爬满脸和耳根,自己再犯什么花痴!
“你的手机刚响了,应该….是有急事。”她故意扯开话题,眼神飘忽。
好在他没有再取笑她,而是摁下了接通键,她松了一口气。
“喂,有事?”男人的声音带着微微的喑哑,说不出的性感。
电话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,男人的眉皱了皱:“好了,我知道了,现在就过去。”
他现在……要出去?
陆景庭挂完电话后,有片刻的停顿,才转过身看着她,眸里染着少有的焦虑:“我要出去一趟,你要是困了,就先睡吧。”
她没吭声,看着男人快速的穿完衣服,拿了钥匙就准备出去。
说不清楚心里现在什么感觉,有什么事竟然重要到在新婚之夜抛下妻子?
快出门的时候陆景庭在她额上留下一吻,冰凉的唇让她的心微微一抖,明明和他靠的那么近,她却觉得此时两人的心渐行渐远。
另一边,一处豪华的别墅里。
“林叔,我好痛啊,陆哥哥怎么还没来?”
林管家强忍着心酸,安慰道:“温小姐,再忍忍,坚持住,少爷马上就到了。”
他是实在搞不懂,明明少爷就很喜欢温小姐,为什么还要娶别的人?还有,温小姐当年可是……
想到这里,他叹了口气,但愿少爷是有别的原因吧,不然就白瞎辜负了一个好姑娘了。
陆景庭驱车来到别墅楼下,急切地脚步却有些沉重,临走时他不是没看到女人失望难过的神情,可是他还是硬下心离开了。
毕竟,当年是珂儿拼死救下自己的,总归自己是欠她的。没有告诉木栀晴这件事,主要是怕多心。
抬起头看着二楼的灯光,他的脚步不再迟疑。
“少爷,你可算来了!”老林看到他来满脸惊喜,接过他脱下的外套。
“嗯。”陆景庭快步走进房间,从里面传来一阵阵剧烈的咳嗽声。
本来躺在床上的女人看到他来,欣喜地差点儿摔到地上:“陆哥哥,我还以为你有了妻子就不要我了呢!”语气似真似假,一脸的天真。
陆景庭素来冷淡的脸有些松动:“怎么会呢,不要胡思乱想!”他心疼的拍了拍她的背,为她顺气。
温珂珂大半个身子倚进他的怀里,无人看到的地方,眼里闪过诡异的光芒。
他的身子僵了僵,脸色有些不自然,手刚想推开女人,可是瞥到她惨白瘦弱的脸,心有不忍。
这边,木栀晴一个人呆呆得躺在床上,少了一个人的床,她现在心里说不出的孤寂。还记得她和陆景庭恋爱半年后,她经不过男人的软磨硬泡搬进了他的房子,每到晚上时他总喜欢紧紧地从背后搂着她,一开始她还不习惯,可是后来她慢慢喜欢了这种感觉,男人宽阔的胸膛让她很有安全感。
十二点整,他还没回来。木栀晴心底涌出不安,想了想拨通那个自己熟念于心的号码:“景庭,你还回来吗?”
对面只有微微的呼吸声,过了好一会儿那边才出声:“有事吗?”男人的声音有些冷淡,她的心凉了凉。
“没…没事”她慌乱的首先挂掉电话,而那边没有再打过来。
一个电话短短的不到一分钟,他连解释一下都没有,想到这里,她的胸口闷的发疼。
她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怎么了,难道就因为几天前那场无稽之谈的爆料吗?
这边的陆景庭心里也不好受,这几天对她的故意冷淡,他不愿意承认是因为自己嫉妒了,虽然他知道那件事不一定是真的,但是他的心里就是控制不住的抓狂。本来今天他不用来这里的,可是他害怕自己会控制不住自己伤害她,就这样逃开了。
他烦躁的用掌按了按太阳穴,神情有些沮丧,双眼微微出神。
“陆哥哥,今晚陪我好不好,我害怕自己的病……”温珂珂故意提起自己的病,企图拉回男人的心思。
他是在想那个女人吗?不,她绝不允许别人从自己身边夺走他,木栀晴,我会让你自己选择退出!
果然男人的脸带着愧疚,怜惜的摸了摸她的头:“傻丫头,放心,我一定会救你的。”
“嗯嗯,陆哥哥你对我真好!”她得逞的弯了弯嘴角。
木栀晴,不知道那天到来的时候你会不会哭,我可是很想看到呢!
“睡吧。”陆景庭将她的被角掖好,跨步走到旁边的沙发上坐下,看到她睡了,才走了出去。
“林管家,照顾好温小姐。”
“少爷。晚上不在这里住下吗?”老林微微有些错愕,之前只要温小姐一犯病,少爷总是彻夜不离的。
今天是怎么了?
“不了。”陆景庭眸子闪过不悦,淡漠的说了一句,就离开了。
木栀晴一晚上几乎都没睡好,刚刚入睡,感觉旁边有热源,情不自禁的往那边靠了靠,安心的继续沉睡。
黑暗中,男人的一双黑眸发亮,眼里带着暖意和柔光,温柔的将她往怀里拢了拢,随即也闭上了眼睛。
早上起来的时候,木栀晴摸了摸右侧,还带着温热,扫视了一圈却没发现有人。
“起来了,我煮了点儿粥,过来喝吧。”陆景庭一抬头,愣住了。
她还穿着昨天那件睡衣,长发披散在后面,雪颈微露,白皙的连细毛都可以看见,精致的锁骨小巧且高挺。
陆景庭下腹紧了紧,强忍住下身的不适,慢慢撇开视线。他自认为自己向来是清冷自持的,可是自从碰上了她,一切坚持都化为强烈的欲望。
“过来。”男人的声音微哑,望着她的目光带着炽热。
她的眸在瞥到他眼里的欲火吓了一跳,干净白皙的脸上染上红色,杵在原地没有动。
陆景庭干脆走了过去,把桌子上的东西往边上一掀,将她抱上了桌子,将她的手放在他的肩上环住他的脖子。
这个姿势也太……
他抬起她的下巴,让她的眼睛正好与他对视,清晰的倒映出男人微红的眼,不顾她的诧异和害羞,一根手指慢慢爬上她的额、脸,最终停留在唇上迟迟不动,带着茧的手指摩擦着她的唇,她的身体微微有些异样想要挣开,无奈男人的力气太大了。
他灼热的呼吸喷在她的脸上,呼吸有些絮乱,终是忍不住覆上她的唇,舌头强硬的顶开她的牙关挤了进去,霸道的攫取她的芬芳,勾出她的清甜小舌,用下唇狠狠吮吸着,直到她的舌头开始发麻,才肯放过她。
“看来早上我不用吃早饭了。”男人的声音带着吃饱餍足的愉悦。
偏偏男人还在这个时候说出这样的话,她羞恼的瞪了他一眼。
想到刚才她的腿发软,还是他抱着她下来的,真是没脸见人了!
她看了眼表,糟了,要迟到了,随便塞了口面包就要走。
“你去哪儿?”刚刚还晴空万里的表情立即有些不好看,微皱起眉。
“去上班啊!”木栀晴疑惑的瞥了眼男人,抬眸望着他有些不解。
“今天不用去上班了,在家呆着。”男人的脸如结了霜,望向她的眼神如冰,手里的面包随意的扔在盘子里。
她有些生气,凭什么!昨晚他很晚才回来,她还没生气呢。
“不,我要去。”她头也不回的往外走,没有再看他。
“我说,站住!”
哗啦~~~
盘子摔在地上发出刺耳的声音,她的心一惊,有些不可置信和惊恐。她从来不知道他原来是那么强势的人,何况像现在这样的动怒从来没有过,难道以前一副谦谦公子的样子都是装的?
她也不知道为什么,腾腾的怒火从心口窜了出来:“陆景庭,你凭什么?”看着他的眼神有些清冷。
又是这样,该死的冷傲!她就不知道向自己低一下头吗,哪怕是……
“凭我是你的丈夫,你还要任性到什么时候,你以为要不是我在后面善后,你会……”
“你够了,我说了,我不认识什么顾琰,你还要我说几遍,啊?”一双眸子静静的盯着他带着失望。
这个男人口口声声说相信她,可是现在呢?
她闭了闭眼,不欲再争辩,只觉得自己现在心好累,挎着包不理他就走了。
陆景庭一直看着她的背影没有动,手紧了紧,神情沮丧。他爱她爱到骨子里,如果有必要,他甚至不希望看到她和任何男人有接触。
医学上把这种病专项定义为:偏执型人格障碍。 

热门小说推荐

乡野风月

乡野风月

杨羽去深山乡村里支教,这里几乎没有男人,只留下一群娇俏风骚的大媳妇小姑娘,还有水灵灵的支教女老师,于

冥妻挚爱孟子辰 唐灵 惟愿相逢不曾识苏一婉 陆谨修 你的爱如星光阮白 慕少凌 我的高冷大小姐李晴川 轩雨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