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进化狂潮

第9章 禽兽

进化狂潮 进化狂潮
邱娴并没有注意到我的猪哥样,而是自顾自的坐在了篝火前,一边笼着头发一边说道。
“我洗好了,你去洗吧!”
邱娴这一坐下,原本就只能遮住大腿根部的浴巾顿时上撩了一大截,除了双腿之间没露出来外,其它地方都出现了,这姑娘,竟然是没穿小内,这个发现让我心头一热,呼吸变得粗重急促起来,有点把持不住的感觉,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,推倒她。
邱娴也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劲,抬眼望向了我,对上我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瞳后,被骇了一大跳,连忙站了起来。
“你怎么了?王旭!啊~~~~~”
最后一声惊呼是因为邱娴起身的动作太过仓促,坐着的凳子脚挂住了她身上的浴巾,将其从她身上扯了下来。
一具毫无遮拦的娇躯就这么突兀的跃入了我的眼帘,颤巍巍的峰峦上面点缀着两粒如樱桃般的小突起,光滑平坦的小腹下是郁郁葱葱的森林,彻底击碎了我最后一丝理智,一声意义不明的低吼从我嘴里发出,如同猛虎扑食一般扑向了邱娴,在她的尖叫声中被我压倒在了地上。
邱娴慌乱的挣动了起来,嘴里叫着“不要”,温软的娇躯不断的在我身下拱来拱去,然而却适得其反,反而是让我体内的火焰燃烧的更旺盛了,凭借她那点力气如何是我的对手,只能助长我的冲动。
我一边在邱娴的身上胡乱的亲吻着一边解着腰带,邱娴似乎也认命了,停止了挣动,美眸死死的盯着我,里面隐有泪花闪动,但更多的是冰冷之色。
“你要用强我也没办法,但是你要了之后,要放我离开!如果你答应的话,我可以配合你!”
看着寒着俏脸望着我的邱娴,我如同被一盆冷水浇下一般,已经迷失的理智重新回归了体内,眼眸中已经凝聚成片的血丝徐徐消退了下去,有些尴尬的从她身上爬了起来,想要开口解释,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。
邱娴没有起身,仍然保持着被我分开双腿的姿势,一点遮拦的意思都没有,眼神冰冷的看着我,嘴角浮起一抹讥讽之色。
“怎么?良心发现了?你不是很猴急么?不是很想要么?来呀,既然有胆子压倒我,你就别怂啊!继续撒!我倒要看看,你有多厉害,欺负我一个弱女子很有成就感是吧!有本事你来撒!”
虽然嘴里说的很是强硬,然而邱娴的美眸里的泪珠却是越盈越多,到最后终于是如同断了线的珍珠一般溢了出来。
我默然的看着满是泪痕却犹自一脸倔强的邱娴,半响后嘴里缓缓吐出三个字。
“对不起!”
邱娴没有搭理我,而是默默的流着泪从地上爬坐了起来,捡起掉落在地上的浴巾,走进了房间内,“砰”的一声将门给关上了。
听着里面传来断断续续的哭泣声,我叹了口气,心头充满了懊悔,以前我不是这么孟浪的人啊,或者说我即使有色心也不会有那个色胆,刚才到底是怎么鬼迷心窍了,竟然真的对邱娴用强了,若不是及时刹住了车,恐怕现在已经铸成大错了。
现在我和邱娴的关系变得尴尬起来,估计她心头已经将我当成一个龌龊的家伙了,一想到这点就让我有些难受,只是她现在在气头上,恐怕我做什么都会适得其反,还是等她情绪平复了再说吧。
我从卫生间的侧门进去,将木桶提了出来,打满井水烧开后,进入了卫生间内。
卫生间内残留着一股淡淡的女人香味,虽然不浓郁,却是很好闻,旁边的洗漱台上,挂着的是邱娴换下来的衣服,不止是外面的衣服,还有里面的。
虽然这些衣服有些脏兮兮的,但是却仍然让我心头忍不住泛起了一丝涟漪,鬼使神差的伸手摸了过去。
不过旋即我就醒悟了过来,一个耳光抽在了自己脸上,X,我现在的行为和变态有什么区别。
将心头的旖旎强行按下后,我用水瓢舀起水,浇在了自己身上,开始清理起自己身上的血肉和污垢。
待得我洗完的时候,一桶清水已经变得浑浊不堪,散发着腐臭和血腥交织在一起的味道。
洗完澡的我精神头都为之一振,感觉整个人充满了活力,那叫一个神清气爽。
看着洗漱台上搁着的脏兮兮衣服,我有些迟疑,现在我能理解为什么邱娴不愿意套回去了,刚洗干净的身子要是再重新套上这身衣物,那和没洗有什么区别?
然而卫生间内除了这堆脏衣服外就没有其它的东西了,唯一一条浴巾还被邱娴给裹走了,让我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感觉。
犹豫了许久之后,我决定出去再提一桶水回来,将衣服洗干净后再套上,反正这个天气很闷热,穿在身上一会就会干了。
将卫生间的侧门拉开一条缝,确认了邱娴还在屋子里后,我光着身子提着桶一溜小跑到井旁,将麻绳系上,然后把桶丢了下去。
晃荡几下后,水桶打满了,我用力拽着麻绳往上提拎起水桶来。
刚刚将水桶提出来,就听见身后传来邱娴的惊呼,却是这姑娘哭累了,裹着浴巾走出门来想要透口气,没想到瞥到了我光着身子的模样。
我没有敢转身,也没有好意思回头,只能嘴里讪讪的试图解释道。
“那啥,不要误会,我只是想打桶水清洗衣服!”
“流氓!”
“砰!”
听着身后传来的关门声,我脸上浮起一抹苦笑,却也没敢继续在院落内停留,提拎着水桶窜进了卫生间内,然后将门关上了。
犹豫了一下,我拿起了邱娴脱下的衣物,决定先帮她洗干净,以此来示好,缓解一下我们之间尴尬的气氛。
邱娴的衣服洗完后,桶里的水已经很是浑浊了,我将就着这桶污水,把自己的衣服也清洗了一下,虽然仍然看起来有些脏兮兮的,不过好歹能穿了。
将衣服穿上后,我把水桶里的水倒干净,然后将邱娴的衣服丢在里面,提着水桶走出了卫生间。
院子内有几根竹竿靠着墙壁,我将它们挂靠在了竖立在地上的衣杆上,然后开始晾晒邱娴的衣服。
一条热裤,一件T恤,一个罩子外加一条小内,在晾衣杆上迎风招展,接受着阳光的洗礼。
房门还是没有打开的迹象,为了挣表现,我开始收拾起饭菜来。
按理说我和邱娴认识并没有多久,然而不知道为什么,我却是很不愿意她不理我,这大概是屌丝对漂亮姑娘的一种本能呵护吧。
天色渐渐黯淡了下来,一抹如血的残阳斜挂在西边,要落不落的,余辉洒落在院子里,很有点落寞的意味。
腊肉收整好了,米饭也焖好了,现在剩下的就是吃了。
我将手搓了搓,走到紧闭的房门前,带着几分小心敲了敲门。
“那个,邱娴,饭做好了,出来吃吧!”
里面传来邱娴的声音,带着几分赌气的意味。
“不吃!”
我脸上浮起一抹苦笑,看来邱娴的气还没消,也是,一个孤苦伶仃的小姑娘,差点被我给强上了,换谁也接受不了,这件事情上是我理亏,所以我只能继续耐着性子用一个温柔的语气劝说道。
“你再生我气,饭还是要吃的嘛,大不了吃完饭你想对我爪子就爪子,要打要杀都可以,我绝不反抗!”
等待了许久,房门内也没有任何声音传来,这让我叹了口气,算了,估计她现在还在气头上,我还是不触霉头了。
就着腊肉吃完两碗饭填饱肚子后,一阵隐约的困意袭来,我将两张椅子拼在了一起,靠躺在椅背上,环抱着双手打起盹来。
就在我似睡非睡的时候,一阵隐约的咆哮之音突然从外面传来,一下子就让我惊醒了过来。
咆哮声是一阵一阵的,算不上高亢,甚至可以说是有些低沉,但是在寂静的夜空里却显得格外的清晰,像是一群狼在对月嚎叫一般,但是又有一些区别,里面蕴含的满是痛苦之意,如同在承受什么莫大的痛苦一般。
我的脸色微变,有心想要不去理会,但是咆哮声却是一点都不停歇,如同对山歌一般此起彼伏的,而且在听到咆哮声,我的脑袋里疼痛开始浮现,刚开始还在我的承受范围内,但是没多一会,就很突兀的变得剧烈起来,我从椅子上翻倒了下来,双手抱住头在地上打着滚,一阵不似人音的咆哮从我喉咙里传了出来,和外面此起彼伏的咆哮声交相辉映,眼眸内更是有着血丝开始凝聚,泛着诡异的红芒。

热门小说推荐

岁月知道我爱你

岁月知道我爱你

五年前,苏苒苒为救顾承郁,不得不出国离开。 五年后,身患绝症的苏苒苒回国,却被顾承郁纠缠怨恨。 他说

冰冷少帅荒唐妻顾轻舟 司行霈 异事鬼篇佟三秋 云海中的风苏瑶 陆励成 离人落浓妆林归晚 封喻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