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进化狂潮

第2章 醒来

进化狂潮 进化狂潮
死寂的公路上,一个黑影抱着一具尸体啃噬着,不远处停放着一辆小车,车内的四个乘客都是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。
最先回过神来的是后座右边的美女,虽然俏脸上一片苍白,然而比起我们三个大老爷们却是要镇定多了,压低声音急急的开口道。
“你们谁会开车赶紧上啊,呆在这里等它吃完司机再来吃我们么?”
听到美女的话,我们三人都是回过神来,她说的没错,现在可不是看热闹的时候,还是赶紧先逃离这里再说。
只是年轻人和中年男人都不会开车,而我,虽然在上驾校,可是还没拿到驾驶证,无证驾驶,可是会产生很严重后果的。
美女翻了个白眼,脏话从她小嘴中飚了出来。
“你特么的能把车开动就行了,谁要管你尼玛的有没有驾照!”
说来也奇怪,虽然美女的话很不客气,但是却如同给了我一记定心丸一般,让我一下就安定了不少,从副驾驶座上移到了驾驶座上,“砰”的一声关上门后,开始调整座椅后视镜。
关门的声音在死寂的公路上显得格外的突兀,正在啃噬司机尸体的黑影动作停止了下来,从地上站了起来,摇摇晃晃的朝着小车这边扑来,动作很是僵硬迟缓。
而随着它的靠近,样貌终于是清晰了起来。
这是一个人类,至少,曾经他是,只是此刻他应该算不上人类了,一张脸颊大半的皮肤都消失不见,露出了里面鲜红的血肉,黑色的液体混合着鲜血从它嘴角滴落而下,森然的牙齿里还卡着一些红色的肉丝,一双被灰白色占据的瞳孔里隐有猩红光芒闪烁,带着令人不寒而栗的暴虐与嗜血的意味,让人很是瘆的慌。
这狰狞恐怖的形象让车内的其它三人都是大惊失色,看着犹自在鼓捣摆弄着座椅和后视镜的我,美女一巴掌扇在了我的后脑勺上。
“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弄那该死的座椅,赶紧特么的发动车子啊,再耽误下去,我们都要交待在这里了!”
我顿时醒悟了过来,拉下手刹,挂上一档,离火轻抬松开了刹车,车辆慢腾腾的往前开去。
丧尸隔着车窗不断的拍打着,脑门同时往车窗上撞着,碎肉和鲜血被挤压出来溅在了车窗上,很是触目惊心。
美女急眼了。
“你特么不能开快一点么?”
泥人也有三分火,更何况是我了,被接二连三吐槽的我有些冒火了,几乎是怒吼出声道。
“你行你来啊!我就特么学过挂一档开车,怎么快?”
就在我话音落地的时候,一声清脆的玻璃碎裂声响了起来,车窗被丧尸用脑袋给敲碎了,丧尸的手抓住了我,脑袋带着一脸的玻璃残渣伸了进来,啃向了我的脖子。
一股疼痛从脖子处传来,我拼命的挣扎了起来,踩着离火的脚一偏,车子猛然一顿,熄火了。
后座上的三人惊慌失措的打开车门跑了下去,只留下被丧尸咬住脖子的我,疼痛越来越剧烈,鲜血也越涌越多,一股莫名的怒意涌上了我的心头,伸手拽住了丧尸的脑袋,随手抓过车前台面上摆着的平安佛,照着丧尸的脑袋就狠命的敲击了下去。
一下,两下,三下,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敲击了多少下,总之待得丧尸松开嘴巴的时候,它的脑袋,已经凹进去了一大半,鲜活的白色脑浆被鲜血冲刷了出来,缓缓溢到了我的身上。
我松开了拽住丧尸脑袋的手,撑开丧尸的脑袋,大口大口呼吸着,然而却并没有什么卵用,我的半边脖子都被啃开了,如同漏气的风车一般发出嘶嘶的吸气声,呼吸十分困难,意识也渐渐陷入了模糊之中。
在我意识恍惚间,隐约听见了一种奇异的马达轰鸣声,像是直升机,又像是履带车,反正不可能是普通车辆能够发出的声音。
一些隐约的声音钻入了我的耳朵之中。
“3号试验体已经找到,不过已经消亡,发现四个平民,三个被控制住,还有一个貌似被感染了!”(低沉的男音)
“滋滋滋滋~”(电流声)
“收到!”
(枪栓上膛声)
“啪~啪~啪~!”(枪声)
这些乱七八糟的声音至此戛然而止,因为我已经彻底的昏迷了过去。
。。。。
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,映入眼帘的首先是洁白的天花板,让我有些迷茫,想要从床上爬坐起来,却不料一阵剧烈的头疼毫无预兆的出现,让我顿时忍不住抱头住脑袋惨嚎了起来。
这股疼痛来的快,去的也快,然而却让我冒出了一身的冷汗,我这才发觉,自己身上除了一件裤衩外,竟是什么都没有。
我掀开了白色的被单,想要从床上爬站起来,腿上却是没有使上劲,一下哧溜到了地上。
一双毫无生机却瞪得大大的眼睛出现在我眼前,地上赫然到着一具女性尸体,脸蛋长得挺好看的,然而脑门上却插着一把手术刀,血迹已经凝固,显然死去有一段时间了,更为恐怖的是,她的肚皮上是一个大大的豁口,里面的内脏已经泛出乌黑之色,豁口边缘的血肉极为不规整,就像是被什么动物啃噬过一般。
骤然间看到死相如此凄惨的尸体,尽管她长得很漂亮,但是却仍然压抑不住我心头的恐惧,我一个激灵用手撑着身体往后而去,拉开了与尸体的距离。
我身处的房间像是一间病房,又像是一间实验室,陈设很简单,只有一张床加一个类似于手术台的桌子,上面摆满了各种玻璃器皿,里面装着的液体有绿色的,也有红色的,还有透明的,整个房间都密不透风,只有正面的一张墙壁上有一扇门和一大片玻璃窗,不过却看不到外面的景象。
一个诡异的房间,一具死的凄惨的尸体,让我彻底凌乱了,不知道到底现在是个什么情况。
一些零散的记忆片段浮现于我的脑海,啃咬我的那个怪物,还有后来听到的那些奇奇怪怪的声音,组合到一起,让我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恐怖电影我没少看,其中的丧尸片更是我的最爱,我现在的处境和我之前所看到的,怎么这么像是出现生化危机了?
我使劲掐了一下大腿,没有痛觉传来,这让我松了一口气,看来这是做梦了。
我安心的闭上了眼睛,反正是做梦,等梦醒了就好了。
病房内陷入了安静之中。
我突然想到一件事,眼睛豁的一下睁开了。
狗屁的做梦,刚才那头疼欲裂的感觉可不是假的,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,我伸手掐了一下手臂,疼痛的感觉传来,让我的脸色沉了下去。
不是做梦,而是我的大腿貌似没了知觉?
这个认知让我一下恐慌了起来,惊惧再次占据了我的心扉。
大腿没了知觉,身边还有一具肚皮被啃开的尸体,还有比这更让人绝望的事情么?
事实证明,还是有的,因为门外,传来了响动声。
声音“砰~砰~砰~”得很有节奏,不像是拍击的声音,有点像是什么东西在外面撞击门。
门缝不断的闭合着,看起来颇为诡异,也让我的心沉了下去。
这门是向外开的,正常人想要开门直接拉开就对了,外面那东西却是不断的往里撞击,很显然不是人类,说不定就是丧尸之类的东西。
一想到一只专门吃人肉的丧尸在门外用脑袋撞击着门,我顿时有些不淡定了,左右看了一眼后,目光落在了尸体脑门上插着的手术刀上,脸上一喜,用双手撑着身体爬拉到了尸体旁,将手术刀从尸体的脑门上拽了下来。
随着我的这个动作,一股鲜血喷溅了出来,溅在了我的手上,那冰冷湿漉的感觉让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,不过门外的撞击声却提醒着我,现在可不是矫情的时候,出入口就那么一个,这里没有什么可供吃喝的东西,我必须得想办法出去,那么和门外的丧尸正面硬钢是必然的。
不过我现在还没做好什么心理准备,双腿又不知道是瘫痪了还是怎么了,一点知觉都没有,现在唯一希望的是,那只丧尸能够一直这么傻乎乎的撞下去,反正看门的材料似乎也挺结实的,想要撞碎,怕是没那么容易。
我握着手术刀紧张的盯着被撞得“哐哐”作响的门,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,门已经被撞得有些变形了,仿佛随时都会被撞开一般。
等待是最痛苦的,特别是知道外面有一只丧尸在撞门,那滋味甭提多难受了。
就在我屏息等待着的时候,一直没有知觉的双腿上,突然传来了一阵痒麻的感觉,就跟抽筋似的,痛的我差点嚎叫起来,不过旋即我脸上就是一喜,有知觉了,那就代表我的双腿还没废掉。
这疼痛持续了约莫半分钟过后慢慢消退了下去,我尝试移动了一下腿杆,发现竟然能够移动了,虽然有些疼痛,但是却是已经差不多恢复正常了。
这个发现让我顿时乐坏了,连门外有丧尸撞门的事情都忽略掉了,没有失去永远不知道珍惜,双腿毫无反应的感觉虽然并不算长,但是却足够刻骨铭心了,人健康,比什么都强。
就在我扶着床慢慢爬站起来的时候,门外的撞击声,突然停歇了下来。
突然的安静让我心头“咯噔”了一下,隐约泛起一阵不妙的预感,神经顿时绷紧了起来。

热门小说推荐

乡野小村医

乡野小村医

谁说屌丝不可以逆袭!? 一次偶然的机会,周林拥有

乡野风月 爱过才懂情浓简然 秦越 嫡女医妃沈清曦 楚烨 余生尽是你温柔陆一语 刘婉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