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混子的挽歌

第一章 天下谁人不识君

混子的挽歌 混子的挽歌
那天偶然跟朋友聊天,朋友说:“磊磊现在是通缉犯了,你知道吗?”
“不知道,因为什么案子?”我略显惊讶,又在意料之中的回答了一句,从我认识磊磊的那一刻起,我就知道他一定会走上这么一条路,没想到的是,我会是在别人嘴里,听说他的消息。
“前阵子市局抓的那个毒贩子,王帅你知道不?都上法制新闻了!”
“嗯,安壤市区和周边县市的冰.毒,八成都是他垄断的,我们见过几次!”我有一段时间沉沦毒品,所以跟他们那伙人,也多少打过一些交道。
“上周王帅宣判了,死刑……涉案100多人,磊磊也跟他混了一阵子,是主犯之一,传闻说他因为私藏枪支、贩卖毒品,现在被全国通缉了……”
朋友生动形象的跟我讲述着,磊磊这些年是怎么风光、怎么落魄,又是怎么一步一步走向了深渊,最后朋友忽然问我:“哎?你们不是兄弟吗?他出了这么大的事,你都不知道?”
“呵呵……”我无言以对,尴尬的沉默了半晌,随后低声道:“我们不是兄弟,已经很久了!”
“唉……你和他要是还绑在一起,现在早都混起来了,你们这伙人,也不至于这样!”朋友安慰了我一句。
“现在不也挺好么……”我随意的敷衍了一句,随后低下头,看着脖子上用丝线配饰的一颗菩提子,红了眼圈。
磊磊是我众多朋友中的一个,曾几何时,我们这个小团体,在这一方土地上,虽然谈不上呼风唤雨,但在同龄人中,也曾红极一时,却不知为何,会变的像现在这样分崩离析。
如今,只剩大家在社交软件上偶尔更新的动态,像是一根若有似无的线,还把我们联系在了一起,当晚,我去翻看了QQ的留言板和签名,想着那些年的人和事,除了不堪回首,还有会心一笑。
几个月后,我再次听到磊磊的消息,是啸虞说的,他在微信上告诉我,磊磊判了,罪名是非法持有和运输、贩卖毒品罪,刑期五年半。
听到这个消息之后,我踌躇良久,回忆着我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,竟然发现很多事情的记忆,都已经模糊不清了。
磊磊今年26岁,这已是他的第三次入狱,如果还能再见面,我也该是而立之年了。
所以,我打算用这样的方式,把它们记录下来。
当年的记忆碎片有很多,勉强拼凑一下,会是个什么故事呢?
……
故事要从很多年前说起:
我的家乡在安壤,东北的一个小城市,普普通通的一座山城,景色秀丽,山河壮哉。
我叫韩飞,19岁,就读于安壤市第二高级中学,三年级五班,是这个被我看做牢笼一般的校园里,很不起眼的一个学生,我的衣服总是脏兮兮的,也不爱打扮自己,跟同龄的孩子比较起来,相对的有一点邋遢,按理来说,像我这样的孩子,总是被别人欺负的对象,但是并没有,大概是因为家庭的缘故,我比其他人要沉稳不少,加上我不爱说话,所以别人总以为我这个邋邋遢遢的孩子,也是一个狠角色,其实我的沉默,更多数是来源于自卑的。
我的记忆里没有母亲这个词语,一直是跟在父亲身边长大的,12岁那年,父亲因病去世了,而后我就跟了爷爷奶奶在一起生活,后来爷爷也走了,是奶奶一个人含辛茹苦把我拉扯大的,这些一直是我心里的隐疾,那时候的我从来没意识过,奶奶是我的世界里最伟大的人,我也从不会对人提起我的身世。
羞于启齿,源于自卑。
我的学习不算好,勉强可以卡在中等线,直到高一学期,我的班主任,现如今我已经忘了她姓什么了,只记得她是个数学老师,她在一次课间操的时候,用广播号召了一次全校性的捐款,而那个捐款的对象,就是我。
当广播里无比直白的播放出“一年五班韩飞,自幼父母离异,家境困难……现号召全校师生踊跃捐款!”那一刻起,我的自尊被彻底的撕碎了,虽然到了最后,大家都带着同情的目光给我捐了款,但最最后,捐款只到了班主任那一层就停住了,我从没见过那些钱。
她用我的尊严,换了那点可怜的金钱!这件事直至今日,都让我觉的她恶心!很恶心!
捐款事件之后,我一度自卑到难以言状,没有朋友的我变成了一个怪胎,虽然我也看过很多校园小说,那里面的主角也是出身贫寒,最后走上邪路,直至只手遮天,但我没有勇气,毕竟这是现实。
张啸虞!
这个名字是我人生的转折点,但这个转折点究竟是好是坏,直到今天我也没想清楚。
张啸虞转来我班级的时候,已是高三了,那天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上午,恰巧是高考200天倒计时。
那天我因为没有写作业,被英语老师赶到了最后一张桌子上坐着,英语老师是个很可爱的老太太,虽然嘴很臭,但她为了不让我上她的课,还自费给我买了个篮球,美中不足的就是,我根本不会打篮球……
“韩飞!我发现你们班最不要脸的就是你了!一天天的一点正事都不干,就你这个家庭条件,还这么没心呢?!!”英语老师在“没心”这两个字上特意加重了语气,我知道她言外所指的是我的身世,虽然心里针扎似的疼,但我脸上依然很无所谓的,露出了一个亘古不变的笑容:“老师,你快给别人讲课吧!说我有啥用!要不是今天刮大风,我早就打篮球去了!”
“哈哈哈!”
我的话引来了哄堂大笑,和那些所谓的好学生厌恶的眼神,英语老师听我说完,脸色更加阴仄:“听说你作文比赛拿了全校第二?那怎么就不能把这份心思,放在别的学科上呢?”
“英语跟鬼画符似的,谁学的会啊!再说了,中国人不说鸟语!”我梗着脖子,再次犟了一句,虽然我的其它成绩一直是班级倒数前几名,但我敢保证的是,即使是年级组成绩最好的尖子生,语文成绩也没有几个人能超过我,我这种垃圾学生严重偏科,是所有老师都觉得不可思议的,但只有我心里清楚,我根本不是偏科,我之所以语文成绩好,是因为我的语文老师,是唯一一个不用歧视、鄙夷的眼光看待我的老师,所以在她的课上,我会认真听讲,这是我对她的尊重,而我至今也还记得我语文老师的姓,她姓刘。
“你给我滚出去!现在不学鬼画符,将来就是个去工地做小工的命!”英语老师显然不打算用我来耽误其他学生的时间,习以为常的给我下了逐客令。
我站起身刚要出门的时候,身子忽然呆滞了一下,因为我的班主任正站在门口,我绝对不怕她,但是她家离我家不算很远,下班的时候经常能看见我奶奶,我对自己已经放弃了,但是我不想我奶奶,也用绝望的目光看我,我怕班主任会告我的状。
班主任走进教室,看见正从座位上站起来的我之后,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,随后跟英语老师客气了几句,这时我才看见,她身后还站着一个男生,我记得他当时穿着一件松垮的绿色小衫,上面是黑色的条纹,这个男生个子不高,只有一米七左右,皮肤白皙,脸上带着个黑框眼镜,头发还卷卷的,体态微胖,长的有点神似《古惑仔》里面的包皮,看着就挺怂。
“这是咱们班新来的同学!大家欢迎欢迎!”班主任对着同学们笑了一下,仿佛除了我之外,她对谁都笑盈盈的,但后来我知道我错了,能让她横眉冷目的,除了我之外,还有这个新来的。
‘啪啪啪!’
一阵掌声过后,班主任看着新来的:“做个自我介绍吧!”
“大家好,我叫张啸虞……”
“靠!!”
“我操!!”
“谁?张啸虞?!”
“哎呀我去!!”
“……!”
一石激起千层浪!
新来的刚一开口,全班顿时沸腾了,只有站在原地的我,显得一脸懵逼,因为我完全看不出来,那个讲台前面站着的,微胖的小卷毛,为何会激起全班的惊涛骇浪,直到很久之后我才知道,张啸虞当时已经是被全市的所有私立、公立中学开除过一个遍的学生了,安壤二高,就是他的最后一站,如果再被开除,他就基本告别学习生涯了。
张啸虞三个字,在安壤的高中生界,可以用一句古诗来形容。
天下谁人不识君!
偏偏,我就是那个不识君的人,我从来不会跟这些学生混子掺和在一起,不是因为洁身自好,是怕挨揍……
“肃静点!上课呢!”班主任一嗓子过后,班里顿时安静了下来,班主任满意的点点头,随后转身看向了张啸虞:“你自己找个位置坐!”
张啸虞拎着书包,在班里扫视了一眼之后,很自觉地就走向了最后一排,坐到了我旁边的位置。
经过这么一个小插曲,英语课继续进行,被新来的一搅合,英语老师也自然的忘了要赶我出班级这一茬,我也得以跟这个新来的,进行了第一次交流。
“以后,咱们俩就是同桌了呗?”张啸虞露出了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,呲牙问了我一句。
“不是,我是被赶到最后一排来的,下节课我就回去了!”我不耐烦的跟张啸虞解释了一句,随后用圆规不停地刻着桌子。
“那以后,咱俩直接就做同桌得了呗!”张啸虞不以为然的说了一句,随后眼睛开始四处扫视,忽然指着前面的一个女生问我:“哎!她叫啥啊?”
“哪个?黑脸的那个?于静!全校第一美女!”我看着班上最丑的女声,调笑了一句。
“别闹!就是那个马尾辫,穿着白色半袖,印出来彩色文胸那个!”张啸虞眼力异常敏锐的补充了一句。
“我靠!你这眼镜是透视的吧!”我顿时惊讶的看着张啸虞,随后又看了一眼那个女生:“叫江柔!”
“哎呀我艹!这妞不错!”张啸虞一边说话,一边掏出一张纸,端端正正的写上了江柔两个字,我看见张啸虞的字之后,心里不由得敬佩了起来,不夸张的说,这是我学生时代,见过写的最漂亮的字。
“那个呢?”
“赵汝楠!”
“那个呢?”
“余叶慧!”
“那个呢?”
“高星敏!”
五分钟之后,张啸虞几乎把班里好看的女生问了个遍,这时候我才发现,他虽然写字漂亮,但文化程度着实不高,十多个名字,有一半是错别字,另一半里,竟然还有拼音……
‘铃铃铃!’
伴随着下课铃响起,我终于摆脱了喋喋不休的张啸虞,伸了个懒腰之后,打算去水房喝水,刚走到门口,就被人把门堵住了,这个人我认识,是六班的汪信,他不算很厉害,但我绝对惹不起。
“你好,让一下……”我声音不大的说了一句。
汪信不屑地看了我一眼,眼神充满了鄙视:“你就是韩飞啊?”
“啊…怎么了?”我听说他是找我,顿时一愣。
“怎么你妈B!你是不是给我妹妹写情书了?”
“你妹妹谁啊?”我顿时皱起了眉头,我也没招惹过姓汪的啊。
“齐雯!”汪信气势如虹的吐出了两个字。
‘嗡!’
听见这个名字之后,我脑瓜子里顿时一声轰鸣。

热门小说推荐

乡野风月

乡野风月

杨羽去深山乡村里支教,这里几乎没有男人,只留下一群娇俏风骚的大媳妇小姑娘,还有水灵灵的支教女老师,于

冰冷少帅荒唐妻顾轻舟 司行霈 绝世小保安赵阳 李小梅 异世军火商 花嫁之容氏浅浅舒浅 容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