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蛊惑道心:妖孽王爷,别过来!

第一章 独一家的买卖

蛊惑道心:妖孽王爷,别过来! 蛊惑道心:妖孽王爷,别过来!

清晨的卧龙山,薄雾缭绕,半山腰有一座不大的“竹子庵”掩映在高大的树木下。

天亮了,外面已经有动静了,应该是麦婶起床开始做早饭了。清玄睁开眼伸手摸了摸月锦的额头,好像没那么烫了,站起身来,转了转酸硬的身子,整理了下身上的道袍,开门走了出去。

\"麦婶。\"

“清玄,起了啊!饭一会就好。”

嗯了声,清玄便开始洗漱。虽说已至春末,卧龙山的早晨还是有些清冷,收拾好,清玄便踏着清晨的露水来到师父的院子,师父坐正在打坐。

“师父!”清玄顿了顿,“锦儿昨晚还是忽冷忽热,很是难受。她都这样昏睡快两个月了,我想去寻齐那几样物什。”

“那毒霸到,能保住命已是奇迹。”齐越道长抬头看了看她,“既然你想好了那便去吧!你也学的差不多了,应该自己可以应付了。”站起身甩了甩了浮沉,“以前总归是咱师徒二人一起,现在你一人却要多加小心。记住为师的曾说过的话。”

“是,师父。”

出了师父的院子,清玄叹了口气,“锦儿,我会让你好起来的。”

走在下山的路上,清玄回头望了望那座小小的“竹子庵”,下山前莲姨叮嘱说小心外头的那些坏人,连她脸上那条可怕的疤痕都变柔和了好多,清玄笑了笑想:坏人,还不一定谁是。

到了山脚下,路旁有一棵参天的梧桐树,花开正盛。清玄走到树下一间屋前,见门上落了锁,清佑不在,师父又让他出去做事了。清佑是师父捡回来的孩子,算是她师弟,好像从来不会笑,庵里都是女人,所以师父让他住在这里,教他武功什么的。仔细想想虽然两人一起长大,但在一块的时间却是不多。赶路要紧,清玄整了整道袍朝官道的方向走去。

邺城,魏国国都,果然繁华非常,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,商贩的叫卖,仿佛歌颂着繁华盛世。清玄甩了下拂尘,走到一位卖扇子的妇人前,做了个揖,“这位大嫂,小道有礼,敢问田侍郎府怎么走?”

妇人转过脸,看到站在眼前的小道姑,心想这小道姑真是好相貌,小小的瓜子脸,薄薄的嘴唇上挂着甜甜的笑,一双眼睛很漂亮,却莫名让人觉得难以接近。“哦,前面到头左拐,到时便看到了。”回过神来,妇人用手比划了下位置。倒了谢,清玄来到了田府门前,将一荷包交于一丫鬟,丫鬟打量了下眼前的小道姑,看样子才十五六岁,带她进了府。

“仙姑,这边请。”丫鬟在前面带路,清玄跟着她来到一座院子,这里种满了梨树。“可惜过了花期,不然真想一睹这满园梨花。”清玄这样想着,丫鬟带她进了屋,“仙姑,请稍等。”清玄颌了颌首。

接着丫鬟变从里屋搀着一个女子走了出来,清新雅致或许说的就是这个女子,看起来比自己大不了几岁,她脸色有些苍白,一头乌发却是极美,简单的用簪子挽住。看到清玄她也是一愣,清玄想她或许是看到自己太过年少,不过女子随即便吩咐刚才的丫鬟:“馨儿,为仙姑沏茶。”丫鬟退下后,女子和清玄一同坐下。

“田夫人,清玄有礼了,是家师让我找帮夫人的。”

“哦,仙姑请坐。”二人坐了下来。

“夫人的院子打理的真好。”清玄说道。

“我的母亲喜爱梨花。”女子看了看清玄:“父亲曾为她种了一园梨树。”说到父母她有了丝笑意。

丫鬟将茶端了上了,便退下了。“看仙姑的年纪并不大,家中可还有父母?”女子问道。

清玄愣了愣,摇头道“清玄从来不曾见过生身父母。”

“哎,如果是平常人家,这般花样的年纪也是谈婚论嫁的时候了。”女子似为清玄可惜。

清玄却不以为然:“夫人说的是,不过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,也不是每个女子都想过那相夫教子的生活。清玄却想,与其把自己的一生寄托给一个男人,且不说这男人的品性如何,倒不如自己遂自己心愿而过活,乐得自在。”有锦儿便够了,清玄心里加了句。

女子呆住了,是啊,这小道姑说的何尝不是,自己嫁了心心念念的人,结果呢。“仙姑,是我说错话了。柳澜在这里赔不是了。”

原来她叫柳澜,清玄表示不在意,笑了笑说:“敢问夫人,是否有什么事情想让清玄效劳呢?”

柳澜想了想:“是有事情想有劳仙姑,却不知曾何说起。”

“那便请夫人从头说起,懂得来龙去脉,清玄也好对症下药。”见谈起了生意,清玄的精神也提了起来。

“当真能达成所愿么?”柳澜似乎在犹豫什么。

“凡事都没那么绝对,但夫人既能找到我们,便是对我们也知道一些了。”清玄说道:“要不夫人好好想想先,明日告知清玄如何。”

柳澜点了点头,吩咐馨儿带清玄去客房休息了。

清玄把搭在肩上的布包摘下来放好,坐下来,是该好好想想这笔生意怎么做了。

这自古有阳就有阴,所以说只要有人需要就会有人做相应的生意,大千世界各种生意五花八门,为的无非就是金银。清玄的生意却和别人是不一样的,她的生意是天下只此一家,别无分号,自然价钱也是可观的。

这田夫人便是清玄的第一桩生意,且看自己如何大显身手。事情其实清玄大致是了解的,侍郎田若甫一表人才,文采出众,是公主的授课先生。公主蕴意爱慕田侍郎,想这招他做驸马。只是这田若甫已经娶妻,所以身为田夫人的柳澜似乎成了个多余的人。

次日,清玄来到梨花园,馨儿已经沏了一壶茶,柳澜朝清玄笑了笑,清玄走过去对她行了个礼。这个女子笑起来都如此淡雅,一定是个极温柔的,却连这种美好的女子都会找她,清玄觉得这世道当真

是残酷。两人坐了下来,柳澜的手抚着茶杯,淡淡的道:“仙姑,不知要如何帮柳澜呢?”

“正所谓有因才有果,所以还请夫人将这前因后果告诉清玄,清玄也好对症下药。”清玄呷了口茶,等着柳澜继续发问。

“我听说,但凡请仙姑帮忙者除了银子外必要被索要一件东西。”柳澜看了看清玄,“那仙姑想要柳澜何物?”

“暖玉!”清玄吐出两个字。

热门小说推荐

初婚不归夜

初婚不归夜

啊,遇到新婚之夜不归宿的老公怎么办?   黎棠当然不甘心,她千方百计成为他的妻子,才不要跟他相敬如

黎棠
我的红粉佳人 念时深情化眉开云念 霍霆琛 总裁霸爱:蜜妻乖乖让我宠 乡村小医师